烏殤--堆原創企劃文用

WR【終天之夢】FILE.1 平野與海洋

今天天氣很好,氣溫適中又有涼風徐徐吹拂,安度西亞斯把麵糰揉好後趁著發酵的時間跳上幾乎和自家木屋形成一體的大樹,坐在好幾年前他一時興起做的鞦韆上有一下沒一下得盪著。

『都成年了怎麼還那麼愛玩鞦韆。』有些蒼老的聲音在精靈的腦袋裡迴盪,語氣裡沒有訓斥反而帶點疼愛,像是在寵著自己的兒孫一般。長著茂密葉片的樹枝自己動了起來,為精靈擋去略顯刺眼的陽光。

「說了好幾次了,這和年齡可沒關係吧樹爺爺!況且三百來歲的我,在你看來大概也是個小孩吧。」滿不在乎的拍了拍身邊的樹幹,將近千歲的老樹是看顧著他們家族,使他們能安樂成長、代代傳承,像大家長般的角色,安度西亞斯對其雖然尊敬,但親近更占大部分。

精靈腦中響起和藹的笑聲,顯然老樹對後一句話十分認同。

氣氛愉快的互聊了一陣子,看見一小時前鑽進農園的希歐抱著裝滿蔬果的籃子在樹底下對他揮手,安度西亞斯笑著回應後便打算跳下鞦韆時,老樹突然想起什麼的向精靈詢問:『對了,這次的會議我看你走得挺急的,是有什麼大事件嗎?』


「噢,那個呀──」

 


 

「──雖然算是大事件沒錯啦,不過目前看來對我們應該沒什麼影響,就是翼族那裡不高興。」在餐廳裡,安度西亞斯一邊喝著濃湯一邊向家中其他人重複下午和老樹的談話。他們家除了他以外大概都是不太會管世事的主,而他除非是接到任務不然除了關注外也不會多做些什麼,所以這話他其實並沒說錯。

從沙拉碗中叉起番茄至精靈的盤裡,盯著對方的希歐把嘴裡的紫甘藍絲嚼完才開口說話:「……阿安,很興奮?」剛剛對方在說此事時眼睛亮晶晶的,在座都是視力良好的人哪會看不出發言人的情緒。

「你該不會是想跑去看那個從石頭狀態活過來的龍吧。」對這起事件完全沒有興趣的札卡賴亞對著如兄長般的精靈丟個探詢的眼神過去,雖然用的不是疑問句,但考慮到那隻精靈一時興起的行動也不算少見,札卡賴亞還是在心裡補個問號。

「可是賴亞大人,那是龍耶!」見自家主子對此事毫無反應,海濤有些驚訝得睜圓了眼。

「活生生的龍耶!」海沫的藍眼也晶亮了起來,看起來更勝安度西亞斯的反應。

「賴亞大人應該也沒見過龍對吧?」「難道就不會對真正的龍感興趣嗎?」

「不是書上的插畫,」「也不是店裡面賣的雕像,」

「『是會動會呼吸的活龍喔──』」

 

「其實那頭龍是有當過雕像一段時間啦。」還是石頭做的。安度西亞斯哈哈一笑,完全無視因為他插話而引來兩雙藍眼的瞪視。

而早就習慣這對人魚雙子好好一句話常常不是分開說就是一起說的札卡賴亞依舊什麼反應都不給,淡淡給了一句沒興趣就收起自己的碗盤走去流理臺。

 

海濤海沫一臉失望地跟上對方的步伐。

 

 

 

夜已深,大家都已安分的回到各自的房裡準備休息。


頂著毛巾從浴室裡出來,希歐瞧著坐在床邊不曉得在想什麼的精靈,疑惑的探出聲:「阿安……?」

被聲音給拉回了神,安度西亞斯回頭看著對方歪著頭看著自己,笑著把人給招了過來幫對方擦頭髮。

「沒事,只是在想要怎麼打探他們的情報。」

「阿安果然,有興趣。」愣了一下便明白對方是指不久前講的「大事件」,希歐抬起頭對上另一雙同樣是綠色系的眼:「……很煩惱?」

和對方相處久了,希歐知道安度西亞斯在外面有認識一些值得信任的冒險者和旅行商團,而安度西亞斯因為有家和家人需要照顧,不會離家太遠,平時遠方的消息不少是透過那些人得知的。既然會思考到連開門聲都忽略,那就表示無法請那些人幫忙,得另找出路。

「對啊。畢竟是還沒有公開的大事件,雖然他們都是能夠信任的,但現在還是不能給他們透漏消息,所以我目前也只給你們知道這件事。其他副會長們也不一定會繼續關注,單靠他們的消息是不夠的。」擦乾了薄荷綠的髮絲,安度西亞斯環抱著希歐的肩膀,把下頷頂在對方頭上。雖然承認在煩惱中,不過語氣還是像平常一樣輕鬆:「我想可能得請賴亞幫忙了,雖然不確定,不過我想海中的動物們可能多少知道一點情報吧。」水系妖精加上兩名人魚的組合比他還要容易和海洋動物溝通,由他們出面接收消息的效率也會比較好。

「嗯……」想了一下,希歐抬起臉,揪著對方落到他眼前的散髮把對方的注意力拉回來,「我,也能幫忙。」

「希歐?」

「我……和族裡有連繫,發生什麼事情的話,他們會通知我的。」只是這次這人的動作比族人還快,開完會回來的晚上就講出來了。「如何?」

對啊,事發地點是在翼族那裡,而希歐也是翼族,對於族人或許內部會透露比較多東西。完全沒有想到這裡的安度西亞斯心裡自嘲了一下腦袋越來越不好使了,他收緊擁著對方的手臂表達自身的興奮,燦爛的笑容重新回到他的臉上。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希歐了!」

「嗯。」

 

對於安度西亞斯的緊擁沒有掙扎,嘴角微微翹起的希歐盪著腳,主動開啟和農園有關的新話題。


 

手拿著乾淨的布,一如往常得拒絕兩旁想要協助的聲音,札卡賴亞專心的擦拭著裝在右腿的義肢。這是他重要的東西,如第二生命,除了安度西亞斯和幫他檢查維修的技師以外,這副義肢他是誰也不給碰的。

雖然對於忽略人魚雙子的聲音札卡賴亞頗為得心應手,但對於突然從腦袋裡響起的聲音,不管是房外的老樹還是依附在他身體上的那個,以札卡賴亞現階段的忽視技能還不足以應付。

『那個精靈說的事,孩子你還是多注意點。』低柔的嗓音突然冒了出來,雖然溫和但並不似老樹那般和藹,聽起來反而有種疏離感。

「……什麼意思。」皺起眉,札卡賴亞不悅的停下手邊的動作,而與之相處已久的雙子一看便知是他們所崇拜的神明˙麗歐芙塔在和札卡賴亞對話,原本被迫和札卡賴亞保持一點距離得他們此時完全忘了般興奮得湊了上來,即使知道湊再近也聽不見神明的聲音,但能試著從札卡賴亞說的話略知一二他們也滿足。

看了頭都快湊到他臉上的兩人,札卡賴亞臉更臭了,伸手把那兩顆頭給推了出去。


『當晚,我感受到了不明的力量摻入那場爭鬥之中。』沒有被這三個小小生物的互動所影響,麗歐芙塔悠悠說著:『那股力量讓我感到有些不安……我不清楚會不會對你我有所影響,但多留些心總是好的。』

「總而言之,祢是要我去追查那些可疑份子是吧。」札卡賴亞嘖了聲舌,完全沒有對神明該有的尊敬之意,「連世界混滅我都無所謂了,祢以為我會在意這件事而插手?想得美。」而且能讓高高在上的神明感到不安,他心裡感到有些愉快。

『你確實是無所謂──但那個精靈難道也是?』麗歐芙塔的語氣始終如一,但聽在札卡賴亞的腦裡越發覺得這個神令他感到厭煩,『只要他還在那個位子一天,以他那種個性,勢必不會完全撒手不管。若那不明力量有天真的威脅到這裡,你有我的庇護自然不會有什麼意外、那個翼族孩子也有伊達安保護著……那麼,其他人呢?那個精靈呢?』

「……真是夠了。」他討厭這個神拿安度西亞斯來說嘴。要是每個神都是這種嘴,他真為自己和希歐感到悲哀。等到那個聲音不再出現,繃著一張臭臉的札卡賴亞才繼續把義肢給擦拭乾淨。

 

「那個……賴亞大人?」見對方用著恐怖的氣勢在擦著義肢,海濤海沫對看了一眼,由前者先行出聲:「祂要我們去蒐集情報是嗎?」

「跟祂無關!別做什麼事都要掛祂在頭上,現在主宰的可是我、不是那個神!」札卡賴亞一聽立刻炸了毛,顧慮到安度西亞斯和希歐睡著的房間在斜對角,怕吵到他們,雖然氣在頭上但還是記得把音量壓低。

首當其衝被怒火燒到的海濤愣住了,海沫則急忙倒杯水遞過去讓對方冷靜下來。早在他們初次與札卡賴亞相見時對方就很強硬的說明了不想被當成神的替代品,所以對方會有這反應其實並不意外。只是他們從小就是海洋之神的忠實信徒,實在很難把那位與札卡賴亞完全切割來看。自知這次是己方失言,所以海濤海沫只是對看一眼,沉默著等札卡賴亞的下個反應。

「……謝了。」接過杯子,明白自己是在遷怒,札卡賴亞又回到一語不發的狀態,等水都喝完了才再次開口:「不過,還是要去查查。」

「『……欸?』」兩雙藍眼用同樣的頻率眨了眨。

「都說了,與那個神無關,我才不會為了祂做事。」漫不經心的扒著頭髮,札卡賴亞這麼對海濤海沫解釋:「我看安亞斯對這件事很有興趣,這次就當作是幫他的忙,況且要是真有什麼問題,由我們掌握訊息才不會出現他刻意瞞著我們結果自己蠻幹的情形。」麗歐芙塔不會騙他,既然祂會感到不安,那麼多少也要注意一下,免得有什麼危險往他們這裡來結果自己還沒反應,那才是最糟糕的。

「總之,明天我就去海下看看有誰可以幫忙打聽。」擺出一副我心已決的架勢,習慣性開了忽視大法把海濤海沫那「怎麼又是為了亮晶晶那傢伙」的哀怨神情當作沒看到。「你們沒有要一起來的話那就幫忙顧家。」

「『去!當然要去!』」連眼睛不用對上便異口同聲表態,在人魚雙子心裡,眼前這名妖精的重要性可以遠高於那個精靈,比起待在屋子裡和精靈大眼瞪小眼,當然是和水妖精主子一同共事還要來得愉快。

「很好。」略顯得意得哼了哼,心情又好起來的札卡賴亞鑽進棉被裡,拍拍枕頭準備就寢。

 

「現在,沒事就睡覺──睡你們自己的床。」

人魚雙子又被不喜歡過多肢體接觸的水妖精給推了下去。


评论

© 暗夜低語 | Powered by LOFTER